往事新知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印象惠隆 > 往事新知

唐朝人花式互懟指南

時間:2017-09-12 作者:惠隆印象 點擊:

    在電視劇中,我們經常看到扮演古人的演員氣急了的時候,嘴里就會爆出一句:“豈有此理”“欺人太甚”。文明一點的就憤然拂袖而去,稍微脾氣爆的直接拔劍砍人。很多人不禁感慨:古人就是有禮貌啊!畢竟連個粗口都不會爆……

    這個鍋古人是拒絕的。雖然沒有現代的“三字經”殺傷力大,但是他們也有自己的一套罵人方法。下面我們就具體來看看,生活在開明盛世,幸福指數在歷史各朝代中居高不下的唐朝人,是怎么花樣爆粗口的。

    不像我們的國罵,男女無等,“老少咸宜”,規矩的古人在爆粗口方面,也有著不成文的“隱性規定”。最常見的就是男女、老少會分開——對妹子和小孩子會客氣一些,對糙漢子嘛,只能說,更加“具有想象力”。

      對 男 人

     專門罵成年男性的、適用性最廣的就要數“xx漢”。對,你沒想錯,好漢、大漢中的“漢”,在唐代,是一個貶義的粗話,而且應用廣泛——前面加上職業就行。如“軍漢”、“田舍漢”(農民)。唐高祖李淵就曾經指著名相房玄齡的鼻子大罵他“讀書漢”。或者加上別的形容詞,組成“老漢”“癡漢”。在這里要申明一下,唐代的“癡漢”并不是指騷擾女性的色狼,而是指此人愚笨不堪的意思。

      對 女 人

    處在一個講究封建禮教的時代,男人之間罵的糙一點無所謂,對廣大婦女同胞還是要有所收斂的。逼急了,也就出來一句“婦人之見”——換成通俗話來說就是“沒見識的傻老娘們懂個啥,不跟你一般見識”。不過如果“婦人”一詞用到男性身上,就不是太美妙了。唐代名將高仙芝曾經埋汰他的副將“面似男兒,心如婦人”——長者一張粗獷的男人臉,內心卻像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,膽小懦弱。

    就算犯錯,被老婆暴打的鼻青臉腫,唐朝男人也不過罵老婆一句“悍婦”。說實話,在唐朝那個妹子普遍彪悍的年代,這是不是一個貶義詞也不太好說。唯有在自己心愛的小妾要被老婆賣掉,可能才會跳著腳罵“妒婦爾敢!”需要特別注意的是,跟現代不講究的直接把女性罵成特殊職業者不同,唐朝人是絕對不會這樣子去罵一位良家婦女的。“娼婦”“妓女”就是實指紅燈區的特殊職業者。

    不過,如果罵奴婢,就沒那么多顧忌了。“賤婢”大家應該也是聽說過的,不過在唐代,“賤”并不是我們現代的對一個人品德性格的貶義形容,而是指人的身份卑賤。同時,在看臉的時代,年老色衰的老年婦女也會被不客氣的來一句“X老嫗”。

    對 孩 子 

    七八歲,貓狗嫌。對待上房揭瓦的熊孩子,直接拽過來打一頓,嘴里也要罵幾句“你這小兒,怎生頑皮”。對待處于青春期的叛逆中二少年,“乳臭小子”絕對是一個大殺器。不過后來,“小子”這個詞漸漸成了全年齡層男性通用罵詞。《舊唐書》中有載,唐憲宗被白居易惹惱了的時候,曾罵過:“白居易小子,是朕拔擢致名位,而無禮于朕,朕實難耐!”當然,皇帝也就是罵一罵,生完氣,繼續讓白居易給自己添堵。這大概是他朝君主少見的胸襟了。

    職 業 等 級

    我們都知道,古代社會大致分“士、農、工、商”四類,既是職業類別,也是社會等級。對于這四等人,唐代的人民群眾也有不同的粗口形式。

   【士】

   作為國家管理統治階級,擁有自命不凡的本錢的“士”這個階層,也不要妄想能夠逃脫熱情奔放的唐朝老百姓的調侃。他們有一個專用名詞——“醋大”,經常前面還會加一個形容,“窮”。“窮醋大”,聽起來很像經常看的古裝劇里面,老百姓嘲諷學識不豐卻偏愛搞一點酸文假醋的落魄讀書人,叫他們“窮酸秀才”的意思。


   【農】

    這個階層就很有意思了,他們本身的社會地位由于統治者的重農抑商政策的影響,應該是很高的。但是與此相對的是他們家中一貧如洗和大字不識幾個的窘境,思想愚昧也容易受人蠱惑,因此朝廷官員更易在對罵時互諷對方為“田舍奴”“田舍兒”,帶著統治階級高高在上的優越感。

   【兵】

    唐代的武將,社會地位算是很高的了,但是吵起架來依然免不了被人說是“兵奴”“老兵”“兵家子”。尤其“兵家子”的說法,在魏晉南朝時期,門閥士族追求清貴高雅,厭惡俗物,最不喜流血流汗的兵事活動。如果能當太尉或者大將軍就算了,中下級武將基本是人人避之不及,還要背后輕蔑的對那些寒門武將來一句“兵家子也”。在世家大族勢力還沒有完全消融的唐代,“兵家子”差不多是對兵將爆的粗口中最不客氣的話了。


   【工商等】

   官員之間互相罵對方是農民就算了,如果是兩個農民之間發生矛盾爆粗口怎么辦?不要緊,還有比他們社會地位更低賤的不是嗎?至少農民階級還有“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的可能,當工匠手藝人或者從事商業活動的,那是想都不要想了。也因此對他們的諷刺也更加的不客氣:“市井兒”、“市井無賴”、“乞索兒”(叫花子)、“賤人”(卑賤的人)…… 

   【工商等

唐朝大型佛教,和尚這個階級的人員也迅速增多,人多了,素質良莠不齊,容易惹事。惹惱了別人,人身攻擊是躲不了的。“禿奴”、“賊禿”我們還略有耳聞,“粗行出家兒”你聽說過嗎?唐范慮《云溪友議》中有言:“粗行出家兒,心中未平實,貧齋行到遲,富齋行則疾。”這里的“粗行出家兒”指的就是修行不到家,行為低劣的出家人。

    鬼 神 動 物

   【鬼神】

前面說了,唐代佛教興盛,帶來本土化的佛教文化普及。佛教中的神鬼,也會在一不小心爆粗口的時候被積極運用。“夜叉” 是梵文"Yak?a"的譯音,《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》記載中說,夜叉是鬼的名字,行動敏捷又迅速,相貌丑陋還喜歡害人。這么一個新鮮的“洋詞”尤其受到了廣大男同胞的喜愛,“母夜叉”一詞直到現在大家也不陌生(筆者要做一下澄清,女性夜叉相貌美麗)。

【動物】

從古到今,狗是我們人類的好朋友,但是當雙方對罵不可開交需要人身攻擊的時候,狗的應用頻率也是居高不下。《舊唐書》曾記載過玄宗時期的宰相張說對他的政敵宇文融爆過的粗口:“此狗鼠輩(卑劣下賤的人),焉能為事!”包括我們在清宮劇里面經常能聽到罵奴仆的專業用語“死奴才”,在唐代也被叫成“死狗奴”。

對待自己人都這樣,就更別說對待戰場上的生死敵人了,有多難聽罵多難聽簡直是必須的。敦煌變文《張義潮變文》中有載:仆射與犬羊(回鶻兵)決戰一陣,回鵲大敗。而安史之亂中雙方將領臨戰叫罵,更是不留情面——“你認識我嗎?”“不認識你誰啊”“我是大將白孝德!”“是何豬狗!”頗有現代的反罵風采。

    民 族 地 域

唐朝作為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一個開放包容性極強的盛世王朝,民族交流和通婚都是常態,因此對外來民族普遍友好。但是怒火一上頭,“非我族類”的封建思想還是要出來作一下怪的。本來“夷、狄、戎、蠻”自周朝時就是對中國四周少數民族的卑稱,但是我們知道李唐皇室起自于北周鮮卑政權,世代通婚什么的……因此一般爆粗口,就直接上民族稱呼了。《舊唐書》有載,玄宗時期具有高麗血統的名將高仙芝,有一次觸怒了他的上司,上司破口大罵:“啖狗腸高麗奴!啖狗屎高麗奴!”簡直罵出了一定的水平境界。

好好學過高中歷史課本的都知道,唐時經濟重心并沒有完成南移,北方仍占據著經濟政治和文化中心的位置,強大的優越感催生出的地域歧視也是可以理解的。那時對于南方人,還有一個專門的用語——“獠”(面貌兇惡和狩獵的意思)。最著名的“獠”應用事件當屬唐高中李治要廢王皇后立武則天為后時,宰相褚遂良死活不從(唐時皇帝的詔書要宰相簽字生效),武則天在垂簾聽政時聽前面朝堂上褚遂良歷數她的種種缺點,聽得火大,直接爆粗口來一句:“何不撲殺此獠!”沒錯,褚遂良是南方人。

唐朝作為中國歷史上數一數二的盛世王朝,其文化之繁盛,民俗之生動,僅于這些不太雅觀的“粗口”中,也可見一斑了吧。


 
男女激情床震呻吟视频在线观看